芩谷见文珂还是和以前一样,觉得一切都是芩谷(委托者)欠她的,对不起她。所以态度十分恶劣,语出不善。

语气凉凉地说道:“宏文珂,你要是到现在还觉得是我害了你,你觉得你现在作天作地就是对我的报复,就能改变现实的话,那就随便你怎么作。老话说得好,没吃过苦就不知道甜,没爬过高山就不知道平路。你觉得我以前对你说的都是我在害你,别人才是对你好,那也随便你,你想相信谁的就相信谁。”

这时,令氏给芩谷端参汤过来,一边招呼文珂到客厅去作下休息喝茶。

文珂乜了一眼令氏,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呵,身为宏家媳妇,不在家里好好操持家务,辅助丈夫,照顾孩子,却到这里来。把自己家在哪儿都分不清了。怪不得我哥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呢……”

芩谷差点就要呼她两巴掌,丫的,说话这么尖酸刻薄,从哪学来的。还有,听这口气……定然是她之前去过宏家,从宏家那些人口中听来的吧。

丫的,之前文珂没出嫁时,那宏文跃对待令氏的态度她又不是不知道,现在还说出这样的话,她是眼下还是心盲?

真是无可救药!

错,是缺少现实的毒打!

啪——

一记响亮的耳光突兀响起,芩谷感觉手指从水嫩的脸颊上亲密接触后都有些麻木了。

好久没打人了,看她这直性子。

要是自己“亲”生的话,早就教她怎么做人了。

是委托者的宝贝女儿,下狠手又怕委托者心疼。可不动手又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登时院子里的场景就像是瞬间被定格在那里一样,令氏无比意外,还有些忐忑……她知道娘虽然表面上对小姑子很严厉,但那是爱之切啊。从来没真正动手打过。而这次……

宏文珂只感觉脑袋里嗡的一声,整个人就懵了,好一会才回过神。才感觉半边脸都麻木了,她下意识用手覆在脸颊,用一种惊愕的不可置信的带着极度怨恨的眼神看着芩谷,“你,你竟然打我?你为了一个外人打我?呵呵,以前她们都说你是如何的冷血强势,我还为你说过话来着;爹不搭理你嫌恶你时我还觉得你很可怜来着,没想到这一切就是她们说的那样,你就是自己作的,你就是活该——啊”

“啪——”

芩谷压下心中愤怒,强忍着狠狠教训对方一顿的冲动。

主要是身体还是有些吃不消,打人也很累滴说。

刚才就用力扇了两耳光,她感觉脚底就有些虚……正如常见的那种老年人打年轻人,非但没把对方怎样,自己倒气喘吁吁上了。

芩谷推开紧张不已的上前阻拦她的令氏,让她先去忙——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