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叶微床边坐下,良久才道:“我同意了,要怎么做?”今天在炼尸洞,除了拭探她的能耐,更是做给凤余淮跟刘婆看的。

只有她跟乔凤微嫌隙不断,两人才不会起疑心。

屈萧的死太突然,让她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家主已经不再信任她,不早替自己谋出路只剩死路一条。

“裴川、屈萧其实跟我们一样,都不过是任人摆布的棋子而已。你不必再伤心,他要是真的爱你,会希望你好好活下来的。”

眼泪早已流干,乔叶微只剩满腔怨恨,“要怎么样才能杀了她?”

这个,夏秋还真不知道怎么办?

凤余淮武功奇高又懂蛊毒,而且她还给所有祭伺都下了蛊虫,直接敲击手鼓就能让她们生不如死。

不止是蛊虫,凤余淮还下了剧毒,每个月不按时服解药就会暴毙。

“每个祭伺都有师父带,手鼓就在师父手里,我自己解决便是。”倒是解药掌握在凤余淮手中,没有人知道放在哪里。

“你有毒药吗?”只要有,凭涂老头的本事肯定能制出解药。

乔叶微还真有,几年前偷藏的。凤余淮这些年仍在不断培养祭伺,当年她给新晋的幼童祭伺服毒药,她暗中将那孩童杀死并取走她胃里未融化的毒药,再嫁祸给其他祭伺。

这些年只要有外出执行刺杀任务,她都会暗中寻医想研制出解药,但一直没有成功。

想维持凤家不衰,需要庞大的钱财。自凤余淮上台后,暗中成立杀手组织,接些暗杀的任务换取钱财。只要接到任务,她就会派祭伺出山。

多年下来,从无失手。

祭伺杀人,武杀、下毒,色诱等等,无所不用其极。

夏秋不禁感慨,怪不得乔凤微的闺房秘术这么厉害。

“我师父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替我解毒了。”夏秋没有证据,但乔凤微体内的毒肯定解了,否则惜命的她怎么在外面逍遥快活。

乔叶微泼她冷水,“可你师父已经死了。”

夏秋给她希望,“外面能人无数,我师父都能解的毒,肯定也有高人会解。”

乔叶微淡漠道:“无所谓,反正她不会再给我解药了。”

距下次给解药,只剩不到半个月。夏秋想要动手,只有赶在毒发之前,可这谈何容易呢。

夏秋需要静静。

翌日一早,乔碧微屁颠颠又来了,说是奉家主的令来教夏秋驭鹰的。

夏秋可算见识小恶魔的厉害,亏得自己有前世记忆加持,否则被她玩死都不知道。她不止扮猪吃老虎这么简单,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更是洞察一切。

这小恶魔,是要逆天呀。

说是奉凤余淮的令,多半她是使了小伎俩。

“姐姐,我带你去见我的大雕。”小恶魔跟打鸡血似的,拉着夏秋往后山深渊跑去。

小恶魔驭鹰的天分极高,前年外出执行任务时,把江湖暗杀对象的大雕直接骗了过来。大雕性烈通人性,小恶魔时不时用自己的鲜血喂养,加上秘曲加持,也是足足花半年时间才彻底驯服它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