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楚风不吭声,石青桐自顾自的卷起他的裤脚看,膝盖撞破给了一块,还擦破了一层油皮。

抬头看了他一眼,见他气鼓鼓的,站起来,又拉起他的衣衫看手肘,果然都擦破皮了。心虚地道:“你说撞柱子干嘛撞地?”

“……”

明明脸上是安慰的表情,嘴里说的却是气死人的话。众人一阵无语!大家同情地看着楚风,所以小煞神不是谁都能吃得消的!

“我现在撞柱子,你不用拉。”楚风气死了,后退一退,对着走廊的柱子准备冲过去。

石青桐连忙一把抱着他,然后拦腰将他抱起来,朝客厅走进去,说道:“等会,把药擦了再说。”

众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这就是标准的死鸭子嘴硬了。

等石青桐帮楚风擦好药膏了,赵氏吩咐传膳。

楚国公轻咳了一声,说道:“青桐啊!那城里人不要脸无耻是什么意思?还有我明明听到谨哥儿说,他没想说过要纳妾来着。你干嘛还非要说他纳妾?”意思意思给儿子找回些许场子。

大家都竖起耳朵听。

石青桐:“……”悻悻地道:“乡下的汉子娶个婆娘都当宝贝,你们城里人明明有了娇妻还要纳妾。纳就纳吧,反正你们有钱养。可是让正妻帮养着就是无耻!有本事自己养,哼!”

“谨哥儿让你养了?”楚国公似笑非笑地道。

石青桐不满地道:“刚才他的话听着就是不用找能干的,找吃白饭的回来。”

其实楚国公的意思是,她养楚风了?没想到她能拐到一边去。说道:“那不吃白饭的,你就让他纳?”

这句话是楚风关注的重点,立马抬头看石青桐看过去。

“也不全然是,除了不吃白饭帮忙干活之外,还得是我喜欢的,他不能喜欢我以外的女人。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楚风垂头窃笑!

“那如果他不喜欢,纳回来干什么?不喜欢怎么做夫妻?”

“他跟我做夫妻就得了,纳回来不就是为了开枝散叶嘛,为什么还要喜欢?他喜欢别的女人,干嘛要娶我?按国公爷你这个说法,喜欢就纳回来,那我也纳行不行?”

得!跟她是说不明白的,楚国公自问没有这个本事!主要是也不方便说得太露骨,不喜欢怎么同床共枕是吧?对着个怎么看都不顺眼的,谁能下得了手?

楚风又给气到了,说道:“你刚才说,喜欢你的人个个都是绝色大美人!是什么意思?你跑南泽你还真找大美人去了?你现在嫌弃我不好看了是吧?”

众人:“……”没眼看了,你一大男人要什么好看?你以为你是女子以色侍人吗?

“你真能想,南泽那里一眼看过去,全都是黑不溜秋的土著。你当我眼睛有问题啊!”

众人绝倒!石青桐绝对是装傻充愣的高手,这问题完全就没有回答到重点上。

“那行,你告诉我你看上那个绝色大美人了?不会是你在吹牛吧?”楚风用激将法的同时,想到这货的审美眼光,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!南泽本地人黑,铁家军的不会也全都黑吧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