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约在维娜回话的时候,没有放过维娜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。

“你问心无愧?”沈约轻声道:“嗯,很好。”

维娜一怔,不明白沈约说的“很好”是什么意思。

沈约继续道:“按理说,你们……”

看向圣安德鲁斯的那些人,发现大多都在回避他的目光,只有个憨憨的男生对他注目,似有话要说的样子。

沈约摇了摇头,继续道:“你们都是校友,对杰茜卡的为人应该有些了解,卡莉中毒身死。按照常理,你们应该选择信任同学,可你们却根本没有替杰茜卡分辨,这其中……可有什么我们外人不知道的事情?”

众人一听,都是微微点头。

圣安德鲁斯的学生一直表现的一团和睦的样子,哪怕方才祈祷吃饭也是整整齐齐的像一家人般,但卡莉蓦地身死,所有的学生选择对杰茜卡不信任,这说明这几个人之间的矛盾早已存在!

“大师觉得杰茜卡是怎么样的人?”维娜突然问道。

沈约想了想说道:“我和她并不相识,但从她方才的表现来看,她和卡莉之间,最少关系不错的。”

维娜突然带丝诡异的笑,强调道:“大师和杰茜卡以前并不认识吗?”

沈约看出她的笑容背后藏着什么,只是道:“是这样的。”

维娜又是笑笑,随后说道:“那大师可能在深山久了,少见世人,是以也不知道看人不能光看表面的。”

“那在你看来,杰茜卡的内在是怎样的?”沈约直切要点。

“我在这里,想和你说三件事情。”维娜冷笑道。

她咄咄逼人的神色让杰茜卡很是困惑,几番想要开口,终于还是忍住了。

沈约脸上的笑意更浓,“我洗耳恭听。”

他不怕对方轻蔑,只担心对方不说。

“第一件事情就是……如果杰茜卡为人很善良的话,她有难的时候,圣安德鲁斯的校友这时候就不会选择沉默。”维娜点醒沈约道。

看沈约不语,维娜一指五个男同学道:“大卫、迪克,康德拉,汉特、克劳福,你们谁觉得杰茜卡无罪,不妨举下手。”

大卫五人面面相觑,那个叫克劳福的憨憨男子似乎想要举手,但见维娜瞪过来,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。

“大师,你看到了?!”维娜一口一个大师,但态度明显很不恭敬。

“我看到了什么?”沈约反问道。

维娜现在怀疑沈约那明亮的一双眼睛是画上去的,直接说道:“他们都认为杰茜卡有罪!我不认为你没有看到。”

杰茜卡身躯颤抖,似乎没想到这个结果。

沈约摇了摇头道:“不是这样的,我虽然久居深山,但多少还知道你这么问是很有问题的。”

维娜脸色一冷,“那要怎么问?”

沈约看向那五个男生道:“你们五个记住,这是事关人命的事情,不是在做游戏。如果你们内心真的认为杰茜卡有罪,认为她会下毒杀死卡莉的人,请举手!”

没有人举手。

沈约看向维娜道:“你看,换了种问法,答案就大不一样了,是不是?”

他不是深山久居的,而是更深谙盘问的技巧,知道大多人是盲从,没有主见,别人说什么是什么。

他和维娜提问的方式截然相反,就是利用了这些人的盲从性——方才大卫等人被维娜带节奏,选择的是不发表意见,让外人看到,无形中觉得杰茜卡有罪。

可他沈约这么提问,如果不是和杰茜卡有深仇大恨,正常的情况下,也不会有人举手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