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刀宋阙!

这个名字一出,梵语清面色陡然一变!

早就听说了天刀宋阙败在顾凤青之手,并且加入了锦衣卫之中,可是听到与真正见到却是完全的两种感受!

宋阙是谁?

他是顾凤青未出现以前,前三百年刀道最强高手!

这是三百年一个大时代中,与武当张三丰、少林扫地僧、天剑无名齐名的人物!

这四个名字,代表着三百年间的传奇!

“久闻天刀之名,真没想到,以你这样的人物,竟然也会加入锦衣卫,为顾凤青之爪牙,真是可惜了你天刀之名!”

梵语清转身,一眼就看到了天刀宋阙。

一如既往的装饰,简单的衣袍,沧桑的眸光,一柄毫不起眼的刀。

一身内敛的气息,没有丝毫外溢,现在的宋阙一眼看去,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,完全看不出那锋芒盖世的天刀气势!

若是不认识宋阙,梵语清更愿意相信,眼前的人是一个普通的乡间老头。

“哈哈哈!”

宋阙大笑起来,那一脸胡子张狂的飞舞,“区区一介虚名,又算的了什么?”

“我宋阙前三百年自认为无敌天下,隐居封刀三百年,直到遇到了大人,才知道原来我并不懂刀!”

“刀乃杀人之器,修为越高,要杀的人自然是越难,只有走到最后一步,才知道刀的极致在哪里!”

宋阙的感悟,是从与顾凤青一战之后才有的。

那一战,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对于宋阙来说,那是他的生死一战!

若非顾凤青有意成全,在顺天府那一天,他已经死了!

但也正是那一战,天刀宋阙的刀道更进一步,悟出了天刀第十式!

他的第二刀魂也是在那一刻步入大圆满之境,从此看到了更加广阔的天地!

刀无止境!

面对顾凤青,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!

因此,在他认为自己能够再一次挑战顾凤青之前,任何人敢跳出来,都要接受天刀的制裁!

这也是宋阙要加入锦衣卫的一个重要原因!

梵语清闻得此言,面色再是一变。

天刀宋阙,与以前完全不同了!

“好一个杀人之器,天刀宋阙,现在看来果然是近墨者黑,你也如顾凤青一般入魔了!”

“帝踏峰生来便是替天行道,我梵语清今日便先杀了你!”

吟!

话音落下,一道嘹亮的剑鸣声响彻天地,一股凌厉无形的剑意自她体内爆发出来,势如破竹,有如一柄自亘古觉醒的神兵!

这是属于帝踏峰的剑势!

这一剑扬起,无边剑气有如海中巨浪翻腾,凝练无穷杀意,破开天地虚空,自天外而来!

轰隆隆!

刹那间,天变陡然而起,天空惊雷炸裂,雷霆滚滚!

无穷的罡风肆虐天地,草木竹石化作齑粉随风扬起,一座座大殿顷刻间化作飞灰,宛若从来都不存在一般!

“帝踏峰的剑诀,真不愧为剑道之最!”

“以三百之龄领悟剑心通明之境,踏入死关,比之帝踏峰历代峰主,你也丝毫不弱!”

“可惜,你始终无法悟得死关真谛,终究是弱了几分!”

“可惜!可惜!”

面对那势如破竹,杀气滔天的剑意,天刀宋阙手中的刀在颤抖,但一只手却坚若磐石,没有让那刀出鞘。

三个可惜,没有人知道这代表着什么!

梵语清虽明白,却是不信!

天刀虽是三百年前最强的几人之一,但她经历三百年死关参悟,自认丝毫不逊色!

“废话真多,你若能接下这一剑,帝踏峰便是命该如此!”

声如剑鸣,杀意冲霄!

梵语清从一出手之后,便没有打算收手,出剑之手没有丝毫停留之意!

以身化剑,凝聚三百年死关之感悟,将毕生杀意融入这一剑之中!

雷声更甚,电光如龙!

方圆千丈皆被无穷的剑意覆盖,绝无神、段玉、李清欢等人早已经见势不妙纷纷与对手脱离这一片战场。

除了一直立于帝踏峰之上的刀皇顾凤青,依旧一脸云淡风轻之外,其余的人都无法在这剑意之下活下来!

超凡之境的对决,是神魂的较量,以自身之魂,凝练一身之精气,将自身所有的修为彻底的展现!

整个山头都在颤抖,那葱翠欲滴的山林野兽绝迹,飞鸟灭绝,无穷的剑光落下,泯灭一切生机!

“来的好!”

轰!

宋阙大吼一声,手中古朴不起眼的刀终于在这一刻出鞘了!

三百年封刀绝迹,为了顾凤青再次出刀,这柄天刀已然败了一次!

但并不代表这柄天刀的实力退步了,相较于三百年的感悟,这一败之后,天刀之威反而更加的强势!

整个帝踏峰之上,化作一个无形的刀域,天地之间响起一道道凌厉的刀鸣声!

响彻天地,冠绝环宇!

天空之上,雷霆轰鸣,更加的强盛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