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众人为朱永昌深藏不露的修为震惊之时,朱永昌忽然话锋一转,再度开口了。

“本王虽然欣赏你,甚至一度将你引为知己,但是……”

他摇了摇头,沉声说道:“你欺君罔上,独断朝纲,又肆意杀戮,使得朝野上下动荡不安,人人自危,实乃我朝立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奸佞权臣!”

“更是我朝前所未有的魔头妖孽!”

话到此处,朱永昌转头看了一眼早已经被这一变故所惊呆的皇帝,见着对方面色苍白,茫然无措的模样,不禁哑然失笑。

目光回转,再度落到顾凤青身上的时候,已经转变成了浓郁到犹如实质的杀意。

他大义凛然,怒声喝道:“顾凤青,你身为锦衣卫指挥使,身负皇恩却不思报效朝廷,甚至狼子野心妄图胁迫天子以令群臣,本王身为当今皇叔,受先皇遗命组建天下第一楼,绝不允许你这等魔头奸佞出现在朝堂上,更不允许你继续乱我大夏江山社稷,毁坏我大夏朝廷基业!”

“所以今日,纵然你成就超脱,仍旧难逃一死!”

“纵然你迈入刀道一境,也无路可逃!”

“不仅是你,你麾下的锦衣卫、黑衣刀卫,也绝不会有一人活着离开!!!”

大义凛然的话语夹带着真气,浩浩荡荡传遍整个灵雾山脚下,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。

所有人都知道,朱永昌终于动手了!

他终于彻底的跟顾凤青撕破脸皮!

对于这一幕,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丝毫意外之色。

事实上,早在这十余万江湖人来的时候,便已经知道这很有可能是朱永昌动手的时机,因此京城才会在短短的时间内,便汇聚了十余万江湖人——

若当真只是剑圣和剑仙对决,根本不可能会吸引这么多人来围观!

绝大部分人过来,只是为了看这一幕!

而等朱永昌出现之后,伴随着五大剑客跟顾凤青对决,在场的所有人就已经十分明白了——

这一次,不管顾凤青的实力多强,不管锦衣卫的底蕴多厚,都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——

顾凤青,必死无疑!

哪怕江湖上的人都知道,顾凤青实力高深,有着远超境界的战力。

他的真气储量和真气恢复也超出世人的想象,向来不怕车轮战和持久战。

但……

顾凤青已经跟五大剑客交过手了,虽然交手的时间很短暂,但光看交手的动静便知道,每一招每一式都必然是耗费无数真气。

所以,哪怕他的真气再身后,在击杀五大剑客之后,还能剩下多少?

难不成击杀五大剑客,他自身就真的一点都没有任何不适吗?

要知道,顾凤青所面对的不是寻常的武道宗师!

而是当世自超凡之下,最强的五大剑客!

除了此前不为人知的燕南天之外,其余四大剑客的剑下,哪一个未曾沾染过先天圆满的宗师之血?

又有哪一个人的剑,不是江湖上流传多年的传说?!

在此之前,他们都是江湖的传奇,都是剑道上的丰碑!

都是无数江湖侠客心中所敬仰的剑道前辈!

他们,是无敌的象征!

他们,是剑道的标杆!

他们的剑,又岂是那么容易接下的?!

“薛衣人、宁不凡、燕南天、肖平生、剑惊风五人都是剑道绝巅的高手,他们固然在先前那世所罕见的刀剑之争中殒命,可这顾凤青,又怎么可能一点事情都没有?!”

“就算此人当世无敌,真的没有受伤,此刻的他也绝非是最佳的状态!”

“他的真气修为不足,他的境界不稳,在这样的情况下,如何对敌?”

“而朱永昌,就凭借刚才那一手不俗的轻功,窥一斑而知全豹,便能得知此人似乎有着完全不输于刀魔的实力,而看朱永昌如此动容的模样,似乎还犹自有底牌,由此可见……此人的实力或者说底牌实力,必然还会更强!”

“此消彼长之下,刀魔又该如何应对?!”

“这位大夏的锦衣卫指挥使,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刀魔,自崭露头角以来便算计四方群雄,屡屡得手,但今日,终究还是落入了别人的算计之中!”

“终日打雁,未曾想还是被雁啄瞎了眼!”

“刀魔顾凤青,终究还是大意了!”

“依我看,不是顾凤青大意了!而是朱永昌隐忍多时,不动则已,一动便是雷霆万钧之势!”

“顾凤青,今日难以破局了!锦衣卫,也似乎走到了尽头!”

所有人都摇头叹息。

在他们看来,这一次顾凤青着实是在劫难抬了!

没人相信顾凤青真的毫发无伤。

纵然此人一次又一次的令人震惊,一次又一次的令人骇然失色。

纵然此时那两千多柄绣春刀的颤动之声,依然还在苍穹回荡传响。

但……

若是刀魔顾凤青这个最强者都挡不住,锦衣卫和黑衣刀卫虽然还有傅青冥、李清欢这等绝世刀客,但他们真的可以挡住天下第一楼和朱永昌的必杀之局吗?

每一个人都对此报以怀疑。

因此,当朱永昌迈出步伐的这一瞬间,全场十余万观战之人,便下意识的齐齐后退。

他们知道,要不了多久,这灵雾山的山脚下,便要沾染无数的鲜血,即便是这倾盆的暴雨,也都无法冲刷干净!

这一刻,纵然因为五大剑客身死、手中长剑崩断而导致心中信仰崩塌的众多年轻剑客,也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。

“嗖!嗖!嗖!”

随着朱永昌的触动,早已经等待多时的天下第一楼众多高手,如李剑生、刀无心等四大密探,及其五仙教教主方玉蜂,无耳教教主关天明、红衣门门主万曲争,长老傅潇潇、倪高峰、戴德明等也都同时率众而出,紧随其后。

与此同时,关外郭家庄郭元思、江南花家家主花如令、沧州金钱庄庄主,常英发等人,也都纷纷展开身法,跟随在朱永昌身后。

这些人加起来,林林总总不过二十余人。

如此人数,比之当日灵雾山上的惊天杀局,看起来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
然而,眼下这二十余人却足以令世上任何一个势力为之颤抖,甚至可以毫不客气都说,他们这二十余人,几乎可以代表着这世上、这武林中最强大、最巅峰的力量!

在超凡隐居不出的情形下,他们足以无敌于天下!

组建出这么一副阵容,足以证明朱永昌并不觉得依靠数量便能取胜顾凤青,这或许是当初他在看到魏忠贤、曹正淳和鱼朝恩的下场之后,所获得的领悟。

当日魏忠贤等人,以为剿灭了锦衣卫、剿灭了黑衣刀卫便能让顾凤青无处可逃!

可殊不知,顾凤青才是最大的敌人!

只要顾凤青死了,所谓的黑衣刀卫和所谓的锦衣卫,其实根本就不堪一击!

换句话来说,当日魏忠贤等人,分明就是搞错了目标!

而朱永昌却很明白,他的敌人,或者说他的目标,从始至终只有顾凤青一人而已!

伴随着朱永昌逐渐前行,最终那二十余名高手全部留在了山脚下,联通身后一众精锐弟子也都如此。

唯有朱永昌一人,在抵达山脚执教,抬头看了一眼,随后脚步轻轻在地上一点,整个人便从暴雨倾盆之中,陡然踏入了到了刀鸣震天的世界。

他竟然是一个人走进去!

其他人竟只是是来掠阵!

或者说……

他自己,才是此番杀局之中的底牌!

“不得不承认,你的刀道之强,已经让整个世界都为之绝望!”

“甚至让本王都有些嫉妒!”

倾盆暴雨,并未在朱永昌身上留下半点水迹,而当他踏入那诡异的刀意领域之中时,无穷无尽的刀意、四处激荡穿梭的刀意,竟然也没能对他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。

他的脚步,从始至终都依旧平稳。

从容、淡定、不急不缓。

而他的脸上,也依然没有丝毫的紧张,依旧是一片平静。

他站到于顾凤青平行的高度,相隔着数十丈的距离,轻声的说道:“说实话,本王此前从未想过,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一名刀客,一人一刀,独断乾坤,压着整座江湖所有武者喘不过气来!”

他说这番话的时候,脸色很是认真:“在看到你一刀斩杀四大剑客的时候,本王心中也感受到了绝望!”

“因为除了剑惊风之外,其余四人中任何一个人的剑,本王都没有将他们一招镇压的把握!”

“可他们,却都死在了你的刀下!”

“连一刀……都没有挡住!”

他的语速很平静,甚至称得上缓慢。

语气之中,带着浓浓的认真。

但与此同时,他说话的时候,眼中却带着强烈的忌惮与炙热的精芒。

那时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