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夏元顺十四年,七月二十八日,朱永昌回归京城。

同日,江湖上流传出一个震惊天下的消息——

万梅山庄剑圣西门踏雪,约战南海白云城主叶倾天。

八月十五,月圆之夜,紫禁之巅!

消息传出,整个江湖一片哗然,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给震惊的彻底懵了。

然而,很快他们就醒悟过来——

八月十五月圆之夜,乃是大夏八月大朝会的时间,又是朱永昌受封亲王加九珠的时间,这……

难道仅仅只是一个巧合吗?!

世上的人没有蠢货,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感觉到了其中的诡异之处。

然而,还没有等他们就此事展开讨论的时候,所有人便发现遍布江湖的锦衣信风在天下各处张贴公告,宣示天下——

大夏皇权不容挑衅,皇宫大内更非是江湖人儿戏,无论是剑神、剑圣、剑仙,档案出现在紫禁城者,形同叛逆,满门尽灭,株连九族!

看着告示上的宣告,虽然字数不多,但无论是谁,都感受到了锦衣卫的杀性!

他们丝毫都不怀疑这句话中的真实性——历来那么多胆敢挑衅的都已经死在锦衣卫的刀下!

锦衣卫用他们的刀,及其刀上所沾染的无数鲜血,让天下所有人都深深的明白!

锦衣卫,说到做到!

一时间天下各处所有人都在观望着,想要知道在锦衣卫这样的强硬态度之下,剑圣西门踏雪,又该作何回应。

然而,让他们失望的是,剑圣并未有任何答复。

似乎在宣布完约战叶倾天之后,便消失了。

他并未做任何回复!

但所有人都清楚,这并非是剑圣怕了,故此不敢回复,而是他不屑回复!

换句话来说,八月十五,月圆之夜,紫禁之巅他已经会到场!

一时间,天下各处武林群雄纷纷赶赴京城,想要观看这一盛况。

或许他们无法靠近紫禁城,但西门剑圣和白云城主绝对可以!

两大成名数十年的剑客,当世最为绝颠的剑圣剑仙,哪怕锦衣卫强大如斯,压的整座江湖都喘不过气来,但锦衣卫绝对压不倒这二人的身上!

因为……

他们是剑圣,是剑仙!

是无数剑客心中的信仰,是剑道历史上,最为闪耀的两颗明星!

正是因为怀揣着这样的年头,所以他们坚信,这一战必将打响!

而他们,哪怕无法靠近,但仅仅只是在京城,远远的体会两大当世绝顶剑客的意境,甚至是感受一下现场的氛围,就已经足够了!

随着月圆之夜的逐渐临近,江湖上风起云涌,无数人人出现在了前往京城的路上,所有人讨论的都是当世剑圣和剑仙之间的对决。

这一次的盛事,规模空前的庞大!

当初灵雾山论刀虽然吸引了数万江湖人士,可于这一次相比,也是稍显逊色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以至于让大夏的不少百姓,都似乎产生了一种错觉——

这次八月十五的正主,分明是朱永昌封为亲王,可为什么此刻竟似乎已然被人遗忘?

这两者之间到底有没有牵连?!

若是牵连的话,朱永昌又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?

许多人都不明白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心中猜测。

甚至有不少人还等着看朱永刚出丑——

“此次两大绝颠剑圣剑仙对决,以至于朱永昌封亲王之时毫无关注,若是这一次朱永昌再无半点动作但话,他武威郡王的威名可就彻底的丧失殆尽了!”

“而这诺大的朝廷,便再也没有人胆敢于锦衣卫为敌了!”

“顾凤青,便可真正称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大权独掌了!”

“到了那个时候,刀魔之威必将真正的笼罩在世人头顶,从此乾坤独断,刀镇寰宇!”

……

锦衣卫,北镇抚司。

顾凤青坐在上首位置,手下一众高手,分列两旁。

“大人,看来此次西门踏雪和叶倾天约战紫禁之巅,这两大当世绝颠剑客的对决,看起来不是那么纯粹啊!”

收到回报的消息,绝无神不禁摇头说道。

“看来这就是朱永昌的打算了!”

顾凤青笑着说道:“发动的时机竟是放在自己封亲王的那一天,看来……这位武威郡王还真是信心十足啊,想着毕其功于一役啊!”

“不过,令我没想到的是……”

“西门踏雪竟然也牵涉其中!”

“堂堂剑圣,竟也为这俗世所扰。”

顾凤青的话语当中,透着一股出乎意料。

不仅是他,在场的那一个人在得到消息的时候不是目瞪口呆。

任他们想破脑袋都想不到,堂堂剑圣竟然会为朱永昌所用!

一时间,在场所有人都是摇头唏嘘。

“不过大人,八月十五那天,我们是否要拦截西门踏雪?总不能真让他们来到紫禁城决战吧!”

应含光不由说道。

“拦是要拦,但不必拦截西门踏雪。再说拦的话,你们也拦不住,无非徒增伤亡罢了!”

“至于其他的……”

顾凤青笑了笑,道:“且先让本官等一个人……”

等一个人?

听着顾凤青的话,在场每一个人都是面面相觑。

等谁?

还未等他们询问出来,外间忽然进来一名锦衣卫,见者顾凤青当下行礼,说道:“大人,门外有一个求见。”

“有人求见大人?”

“是谁?”

听到这话,绝无神循声问道。

“不知道,那人不肯说出姓名,不过此人长相有些怪异,竟是有着四条眉毛,而且看起来吊儿郎当的,不过一身修为却是很强悍,轻而易举的便拿下了沈陵沈大人,我们拿不定主意,这才来汇报!”

四条眉毛?

吊儿郎当?

听着锦衣卫的汇报,在场众人先是一愣,但随即却似乎想到了什么,纷纷陡然之间脸色一变。

而顾凤青,更是脸上露出一抹笑容:“本官要等的人,来了……”

……

“在下陆小年,见过顾大人!”

北镇抚司大堂内,在一众高手的注目下,顾凤青见了陆小年。

陆小年恭恭敬敬的行礼,只是,若是有人细细观察的话,便能感到陆小年的四条眉毛都微微轻挑了一下,眼中的瞳孔更是猛然一收缩。

尽管早已经知晓,可陆小年还是被顾凤青的年轻所震撼到了!

更是被他的实力所震撼到了!

他几乎很难相信,这么年轻的一个人,便是朝野当中,最为令人恐惧的锦衣卫指挥使!也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刀魔!

他不是一个习惯以貌取人的人。

可此刻仍旧是有些恍惚,一时间未曾回过神来。

不过,他也不是一个普通人。

所以很快的便回过神来:“听闻顾大人在除去阉党之后,内阁首辅大臣已经有了新的人选,东西二厂也已经彻底的清剿,不会在死灰复燃,所以整个天下其实已经没有大人的对手了吧!”

他似乎很了解顾凤青,所以一开口便开门见山:“陆某行走江湖很多年,这次来见大人,不为别的,但求一件事!”

“哦?”

顾凤青很是意外。

“堂堂知交遍天下的陆小年,也有摆不平的事情?”

“大人也知道我知交遍天下,但大人不知道的是,陆某对于情报探取能力也有些心得,所以陆小年斗胆,想做一做锦衣卫下辖的情报组织,锦衣信风的龙头位置!”

这句话一说出口,顾凤青就更加的疑惑了。

陆小年擅长打探情报?

他不得而知。

但陆小年知交遍天下,这么多好友,想要打探情报自然会简单很多!

可他……

居然想要做锦衣信风的龙头位置?

这世上,谁人不知陆小年是个浪子,平生最不愿接受的便是束缚,他这次居然想要加入锦衣卫,接受朝廷的束缚?!

顾凤青很诧异,堂内的一众高手也很是诧异。

似乎都没有想到,陆小年会说出这么一番话。

但看其表情,却不像是开玩笑。

“所以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