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人,天生就是刀客。

此时此刻,全场那么多人,见着这位不知名的刀客,所有人心中却都蓦然浮现出一个念头——

他是一名刀客!

一名真正的刀客!

或许此人的刀道天赋并不多么强,或许他的内力也并不多么身后,或许他的刀法也并不多么精妙,但是……

他身上的气质,他身上的决心,他身上的意志,却超出了太多太多的人!

此时此刻的上杉谦信并不多么出名,全场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他叫什么。

他的实力,距离顶尖刀客也又很长的一段路需要走。

可他的气质、决心、意志,却在这短短的距离内,让全场所有人都感到了惊艳!

哪怕是三大宗师,虽然心中暴怒,但更多的确实惋惜——

此等良才美玉,为何我们未曾发掘?

若是早早发掘出来,何至于演变到今日的地步?

我东瀛之才,却成锦衣卫嫁衣!

说完这句话,上杉谦信竟然再度强撑着想要让自己站起来。

可他浑身都已经鲜血淋漓,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已经破裂,想要站起来,何其的艰难。

在努力尝试了许久之后,上杉谦信终于放弃了让自己站起来,而是四肢并用,在地上缓慢的爬行了起来。

一点点,仿佛一条蛆虫,朝着三大宗师的方向缓缓挪动。

“天呐!他居然……他居然再次前行?!”

此刻,不少围观的武士,见到上杉谦信居然还在前行,顿时掀起一阵阵惊呼之声。

他们看着趴在地上蠕动,身躯所过之处,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血迹。

这一刻,每一个看到他的人,心脏都不自觉的狂跳。

被震撼和惊恐笼罩的同时,心中更是泛起一个前所未有的疑虑:“此人,为何如此执着?”

“他明明已经重伤至此,五脏六腑都已经破裂,为何还要前行?”

“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,以区区先天的实力,硬扛着三大宗师的威压,来到了十步之内,他已经足以被锦衣卫看中了,却为何……还不停下?!”

“他的表现已经十分惊艳了,甚至到了令人钦佩的地步,但他的实力终究还在摆在那里,巨大的实力差距,让他根本就无法对宗师造成任何伤害,甚至连拔刀都很艰难!”

“如果继续前行的话,三位宗师是绝对不可能让他活下来的!”

“换句话来说,前方,是死路一条?!”

“他为何还要继续?!”

“他在坚持着什么?!”

皇居之内,上千双眼睛汇聚在上杉谦信的身上,眼中尽皆露出疑惑和不解。

很显然,他的坚持对于在场的那么多武士而言,完全就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啊!

正如他们所言,看到上杉谦信还在继续前行之后,明仁国主的脸庞就刹那间扭曲如鬼。

“凭什么?凭什么?!”

“凭什么我东瀛的武士,会对那姓顾的话如此奉为至理?凭什么他一言说出,便让我东瀛的优秀天才为之拼命?凭什么?!”

“日海禅寺,明智祭司,伊藤前辈,你们还在等什么?!还在等什么?!”

他气急败坏的大吼起来,指着三位宗师,乃至皇居之内一些好不容易被收拢起来的带刀侍卫们,咆哮着下令:“杀了他!给朕杀了他!”

“杀了这个该死的小子!乱到分尸!扒皮抽筋!挫骨扬灰!”

“朕,要用他的血,让天下人知道,胆敢背叛东瀛,只有一个下场!”

“就是死!”

明仁国主很显然已经被这一连串的事情,给逼得近乎失去了理智。

以至于在话语当中,对于三大宗师都没有没有了尊敬,甚至还酸的颇为无理——

如此尊重三大宗师,甚至屈尊降贵将三人请来,为的便是让你们出手对付那姓顾的。

可直到现在,那姓顾的和其手下三千人,都已经打入皇居,将他皇室的威严和尊严都彻底的踩在脚下了,你们三个居然还没有出手!

你们三个,到底是在等什么?!

他不知道。

但他心里很愤怒!

因为到了这一刻,他东瀛皇室的脸面,都已经快要被丢光了!

如今东瀛本土的武士奉姓顾的命令来挑战三大宗师,若是还让他这二人活着,那他东瀛皇室,可就彻底的被踩在泥土尘埃里!

再也没有半点威严可言了!

听到明仁国主近乎癫狂的怒吼,三大宗师对视了一眼,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抹无奈和苦涩之意。

今日这局面,他们三人是断然活不成了。

死则死矣,身为东瀛人,这方水土养育了他们,他们临死前,也总得为东瀛留点什么。

眼前这二人,固然为虎作伥,背叛东瀛。

可归根到底……

他们还是东瀛人啊!

眼下东瀛设立锦衣卫镇抚司已经是势在必行,那姓顾的为了快速稳定东瀛,镇抚司必然选用东瀛武士。

所以这两个如此优秀的后辈,必然会被那位锦衣卫指挥使赏识,留在东瀛镇抚司也是顺其自然。

这两人固然背叛,可终究还是东瀛人!

以东瀛人制东瀛人,终究还是好过大夏人来!

一念至此,日海禅师站了出来,看着依旧还在缓缓爬行的上杉谦信,摇头道:“年轻人,还是退下吧!”

“不要在前行了!若是不然,贫僧也必须要出手了!”

保存东瀛良才虽是他们最后的念头,但东瀛皇室身为东瀛的信仰,为其保存最后一丝尊严,也是他们的念头。

毫无疑问,上杉谦信此举就是在缓缓的将东瀛皇室最后一丝遮羞布也给揭开。

两难之下,他只能再度劝说,最后给上杉谦信一次机会。

此言一出,伊藤次郎也是叹了一口气。

上前一步,手中的兵刃‘锵’的一声出鞘,当出鞘的刹那,似有一股无形的狂风席卷而起,朝着上杉谦信而去。

他想要将上杉谦信给卷开。

然而,当这道风刚刚生出的时候,原本艰难爬行的上杉谦信却忽然抽出了自己的佩刀。

然后——

“锵!”

他竟是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,将佩刀深深的插在地上,双手也紧紧的握住刀柄,想要以此支撑,硬扛着狂风。

与此同时,他沉声道:“伊藤前辈,日海禅师……”

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,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刀客,浑身鲜血淋漓,此刻咧嘴一笑,吐出一口的血。

他望着三大宗师,然后看了看站在一边的顾凤青,笑道:“顾大人仅仅以刀意,便能压制三千禁军拔不出刀来!”

“这样的事情,上杉谦信做不到!柳生但马守前辈做不到,日海禅师做不到,明智大祭司做不到,伊藤前辈也做不到!”

“我师傅做不到,东瀛这一代的所有武士都做不到,甚至遍数东瀛历史,没人能做得到!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“我想见识见识!”

随着他的声音传开,所有人都疯了。

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视线之中,此刻上杉谦信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,配上他此刻狼狈的形象,又是那么的凄凉。

但他们看到更多的,是坚定!

令人胆战心惊的坚定!

包括日海禅师、伊藤次郎、明智领子在内,所有人终于明白了,这个宛若横空出世的年轻刀客,到底为何这般执着——

他不是执着于成为锦衣卫!

而是执着于刀道!

以刀道,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!

这一刻,上杉谦信的声音很轻,但所有人都听的出来,这没有丝毫的刻意,完全是有心而发。

然而正是这发自内心的声音,让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震撼——

纵然已是重伤之躯,终然前行是思路!

但他并不需要怜悯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