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密密麻麻的人群在大街上朝着城外走去的时候,刀客与其他武者的区别,也就显露了起来。

刀客的气质,非常的显眼。

寻常武者,无论练剑还是练拳,或者其他诸般兵器,其实大部分的气质都很寻常。

但唯有刀客,那怕未曾拔刀,可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,也能令人侧目。

刀者,一往无前。

刀客,霸道锋锐。

或许其他武者也有类似的气息,但若是一名真正的刀客当面,哪怕他并未带刀,哪怕他的气息收敛的再好,你也会第一时间感应到——这是一名刀客。

很莫名其妙、没有缘由的断定,但这来源于直觉。

这种区别,让不少刀客都被寻常武者远离,下意思的不敢与他们靠近。

然而,这对于刀客而言,却无甚影响。

刀客,本就习惯了孤独,甚至享受孤独。

不过,当他们看到四周那些一个个与自己同样被人群远离的刀客之时,心中还是不可避免的生出一丝激动。

我们……

是同类!

刀客虽然享受孤独,可若是此道有人同行,甚至能与之并肩同行,这该是何等的幸事?

而很快,他们的这个心愿就要完成了!

一切……

就看今日!

灵雾山论刀!

带着这样的想法,许多的刀客甚至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步伐,想要快点抵达灵雾山,想要快点召开。

当然,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刀客的步伐丝毫都没有受到影响。

其中最显眼的只有寥寥三人。

一者穿着一身玄色兜帽袍服,走路时一瘸一拐,明显是个坡子。

但却没有人敢露出嘲讽之色。

这名坡子刀客虽然并不是成名刀客,但身为刀客的直觉,让他们知道——这是一个很强的刀客!

非常非常强的刀客!

他的刀道,强到令人难以直视,甚至无法揣测!

而更让人无法直视的,是他手中提着的一把刀。

一把漆黑的刀。

刀柄漆黑,刀鞘漆黑。

乍眼一看,此刀并无出奇之处,但若是仔细看的话,便能发现,此刀的漆黑似乎是暗红的沉淀。

暗红……则是因为无数鲜血沾染上去,在时间的流逝下逐渐沉淀出来。

他是傅青冥。

天涯刀客,傅青冥!

“传闻此人一直都在漠北练刀,每日拔刀上万次,练就一声快若闪电的快刀!且此人性子孤僻,对任何事情都好似不关心,没想到今日竟然也来了!”

人群之中的那一对男女,看着傅青冥,忍不住对视一眼,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之色。

而在震惊之余,更是带着一丝无法掩饰的兴奋。

他们在兴奋什么?

自然是因为灵雾山论刀!

这偌大江湖天下刀客,但凡是刀客,谁不对今日的灵雾山论刀,期待已久?

而在这场论刀之中,还能见识到诸如傅青冥之类的刀道绝巅者,又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?

值此太阳完全升起,大日光芒遍洒大地,男子迎着太阳,双眸微眯,脸上带着陶醉之色:

“灵雾山论刀,实乃是史无前例的刀客盛宴!”

“对于刀客而言,足以载入史册!”

“箫十三郎,如此盛会,你又岂能错过?!”

他喃喃自语。

是的!

这名男子姓箫。

箫十三郎。

至于这最后一人,看起来着实有些年轻,且相貌也太过俊美。

以至于让周围的人虽然远离,可却都偷偷的打量着。

不过这名年轻人却很大胆,面对每一个投来目光的江湖人都转身露出一抹笑容。

他的笑容很甜。

身材修长,穿着锦缎华服,恰如一个浊世佳公子。

面对他的笑容,许多江湖人纵然远离,和还是下意识的回报一个笑容——如此健康英俊、又待人彬彬有礼的少年郎,而且笑的还那么甜,谁又不喜欢呢?

不少女性江湖人此时都已经快要芳心暗许了。

甚至四处打听,这到底是哪家的少年郎。

不过让她们失望的时候,无论怎么打听,但却谁都不知道这少年郎到底来自那里,出身何处。

只知道他第一次现身与人前只是,乃是江南。

其他的,就不清楚了。

他们当然不清楚——

少年春衫薄,三月入京城。

少年郎,来自千里冰封的北国。

他姓段。

段玉的段。

……

灵雾山只是京城外一座小山,高不过百米左右,占地也很小,不过一个县城的城区大小。

在此之前,江湖上绝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灵雾山是什么山,便是京城内都很少有人知道。

之所以叫灵雾山,只是因为当初顾凤青见到此山的时候,正值早晨,山上雾气笼罩。

所以顾凤青起了这个名字。

然后锦衣卫,让整个名字传遍了天下。

灵雾山不高,坡度也不大,便是寻常人花费半个时辰也能上山。

山上有着树木,此刻染着点点绿意。

看起来,就是一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小山。

“难道今日,我等就在这个地方论刀?”

“当初灵雾山论刀,我还以为灵雾山是哪一座雄奇的山峰,居然只是这么一个小山包?”

“江湖论剑之时选在华山,山势雄奇巍峨俊逸,而到了论刀……”

“山势不齐,山峰不高,这居然就是江湖上最大盛会的召开地点?”

当浩荡的人群来到山脚下的时候,不少人顿时大失所望。

选在这个一个地方举办,感觉轰动天下的‘灵雾山论刀’逼格顿时就降低了不少!

然而,就在不少江湖人议论纷纷的时候,此时从京城的方向忽有一道呼啸破空声传来。

就当众人下意识的循声望去之时,便见头顶的天空之中陡然闪现一道白痕。

不!

不能称之为白痕!

应该称之为白色的匹练!

只见天空中,一抹白光划破天际,恍若匹练一般横亘虚空,带着无尽破空呼啸之声滚滚而来。

随即,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当中,这道匹练从天而降,径直落在了灵雾山的山峰之上。

静止不动。

直到此刻,众人这才看清那白痕到底是什么。

“绣春刀!”

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。

入目之处,在山顶上,插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刀,此刀无有什么奇特之处,分明就是锦衣卫制式的绣春刀。

不过刀身却通体赤红,此时插在山顶,刀身入山一尺,微微颤动。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山脚下,不少江湖人看着山顶上插着的这把绣春刀,全都面露疑惑。

这把绣春刀来的时候,确实赫赫声威,可就这样落在这里,却无有什么后续动静,这算哪门子?

“锦衣卫召开灵雾山论刀,结果一个人都没出现,只有一把刀插在这里,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?”

一些江湖人忍不住议论出声。

然而,就在喧哗声刚起的时候,异变突声。

“轰隆!”

但听闻灵雾山上忽然响起一道剧烈的爆炸声,紧接着……

在所有江湖人难以置信的目光当中,这座灵雾山以绣春刀插中的区域为中心,江湖人所面对的这一面山坡陡然之间开始崩塌。

犹若山峰倾倒……

不!

不是犹若,而是此山确实倒塌了!

这一面的山峰恍若爆发了泥石流一般,整个的倒塌下来,扬起遮天蔽日的烟尘,将所有人的视线都给遮挡。

“咳咳!”

“这是咋回事?”

“地龙翻身了?”

不少江湖人被烟尘呛到,一边咳嗽着一边心情有些惶恐的喊道。

但还有一些江湖人则是不动声色,他们挥挥衣袖,以真气将烟尘推开。

没多久,在他们的努力之下,烟尘便散去。

而随后展现在他们的面前的,则是让所有人都不禁瞪大了眼睛。

原本坡度很缓的山坡,消失不见了。

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面光滑可鉴的山壁!

笔直、陡峭,无有任何凸起。

就像是被一把利器给削掉,露出整齐光滑的一面!

可……

到底是怎样的利器才能削掉半座山?

这怎么可能!

他们下意识的反驳!

然而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