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顾大人,眼下大敌当前,还请顾大人立刻拔出圆月弯刀,就任教主一职!”

“如此,我等圣教弟子,才可听命行事!”

白发圣女走到顾凤青身边,轻声说道。

说话间,她从身后拽出一柄刀。

确切的说,是一柄藏在刀鞘之中的刀。

虽然未曾崭露锋芒,但只看刀窍的弧度,便知这绝对是一柄弯刀。

这是一柄连鞘的刀,黑黑的刀鞘,弯弯的刀柄,虽还看不到刀刃,但仅仅只是看到刀柄,便知这绝对是一把很厉害的刀!

这柄刀一旦出鞘,必将震惊世人。

因为这柄刀,

名为,

圆月弯刀!

这柄刀若是出现在世上,必将引起世人的疯狂,然而顾凤青,却只是看了一眼。

随后说道:“拔刀不急!”

“现在……”

“先将这些江湖人给打发了!”

……

“无量天尊!”

“阿弥陀佛!”

远远的,忽有两道低吟传来。

这虽是低吟,但却传遍整个皇城大门,波及周边千米之遥。

清晰的传到了顾凤青的耳中。

伴随着低吟声传来,上万的江湖人所组成的大军缓缓的压了上来,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,越来越急,竟是丝毫都没有停止的势头。

虽然看起来阵型有些杂乱,但上万人快步冲来,所造成的视觉冲击力还是十分令人心惊。

尤其是这些人之中,还有不少高手。

哪怕大部分都是不入流的乌合之众,但毕竟这里面还夹杂着点苍派、峨眉派、十二连环坞、洞庭十八寨这等不大不小的江湖势力。

值得称道的高手,也有那么一些。

是以当他们前冲之时,此起彼伏的长啸之声络绎不绝响起。

而因为人群奔行,所扬起的烟尘也是腾空而起,恍若地震海啸,犹如乌云倒卷,将阳光都为之遮住。

大地震颤,长啸连连。

顾凤青等一众站在城门前的人,只觉得眼前一暗。

黑压压的大军犹如排山倒海一般朝着他们袭来,越来越近,最终在他们十丈之前停下脚步。

“轰!”

当他们停下脚步之时,大地猛然一震,所有人一起跺脚,竟是引起无尽的烟尘扬起,与此同时一股狂风也陡然生出,朝着顾凤青他们席卷而来。

这是想要以赫赫声势来向他们示威!

但顾凤青却面色如常。

而他手下的一众黑衣刀卫也是不动如山,毫无感觉,非但如此……反而还觉得想笑。

一群散乱的乌合之众,丝毫都没有受过训练,竟然想在锦衣卫面前玩这等战阵威压,这简直……

这简直就像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一样可笑。

“阿弥陀佛!”

在扬尘落去,众人寂静无声之时,一个和尚走了出来。

江湖也是讲究规矩,此时率先出来说场面话的,自然是作为武林泰斗的少林中人。

方正大师双手合十,目光看起来犹如深谭般平静温和,却有带着股慈悲之意,先是扫了一眼在场的魔教众人,随后又在一众持刀的黑衣刀卫身上一一掠过。

紧接着又在魔教长老身上扫视了一眼,而当眼神掠过白发圣女之时,眼睛微微颤抖了一下,最后,这才落到了顾凤青的身上。

“顾施主!”

他双手合十,眼神苍茫,蕴含着无尽的悲天悯人,正要开口说话。

可他刚出口,便被顾凤青所打断:“顾某从未在寺庙布施,可不是你们的施主!”

这话一出,方正大师顿时身躯一愣。

但他很快就回复过来,眼神毫无波动,微微躬身道:“顾大人——”

顾凤青这一次并未说话。

“顾大人身为朝廷命官,收服江湖门派为朝廷办事,按理来说无人可以阻拦,只是这魔教……”

“顾大人可知,当初魔教入关,我等中原各大派为了阻拦魔教祸乱苍生,死了无数高手,流了无数鲜血,如今魔教复出,而顾大人想要将其招揽成为朝廷命官,此事若要传出去,恐怕要令中原武林为之心寒啊!”

此言一出,武当的桑木道人也是站出来道:“当年魔教肆虐,造下无数杀孽,可谓是恶贯满盈天理不容!”

“而顾大人让这魔教中人加入锦衣卫,就不怕养虎为患?日后若是继续为祸天下,必将造成更大杀孽,危害大夏社稷!”

“顾大人,莫要一意孤行!”

武当、少林两大武道圣地的代言人,一说话便开门见山。

直接将他们的立场给清晰无比的表露出来。

伴随着他们的话音落下,少林的另外一名高僧方印大师也是站了出来。

相比较于方正的温和眼神和慈悲,此人眼神凌厉,身材也高大壮硕,一开口说话更是针锋相对:“顾大人为朝廷办事,理体恤民情,可若是一意孤行,我少林也不答应,中原武林也不答应!”

“不错!”

“方印大师说的对!”

“我们不答应!”

随着方印的话音落下,在场的其他一众江湖门派也都是纷纷开口说话。

“这些魔教中人,杀人如麻,而锦衣卫竟然想要收编他们,这实在是不讲我们中原武林放在眼里!”

“魔教杀人如麻,手上沾满了鲜血,若不杀之,天理不容!”

“邪魔外道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