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为指挥使,权掌整个锦衣卫,对于顾凤青而言,和以往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差别。

唯一有用的就是,或许名义上的权利更大了些。

但还是他此前曾说过的那句话,越是至高无上的权利,就越需要与之匹配的强大实力。

他如今内力修为不过二流,奇经八脉才只贯通了一半,虽然因为功法武学和无上刀体的加成,让他可刀斩半步先天,甚至能与寻常的先天高手争锋!

但这还不够!

刀道无极,他需要更强的实力!

听着顾凤青的话,郭心远等人双目圆瞪,久久无法回过神来。

他这才知道,哪怕权谋算尽、荣登高位、人心鬼蜮尽在翻掌之间,可顾凤青的心,也从未被这些所腐蚀!

他依然是一个纯粹到极致的刀客!

大人的野心,从来不只是权势的巅峰,更是刀道的极限!

他的野心,也只有的登临绝巅、刀断万古的无上信念!

“大人……”

应含光喃喃出声,竟是一改往日的轻佻,眼神中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坚定光芒,双手捧起手中的绣春刀,对着顾凤青单膝跪地,掷地有声道:“卑职……愿随大人扬刀天下,登临绝巅,万死不辞!”

紧随其后,郭心远等人也是同时单膝跪地:“卑职等,愿随大人扬刀天下,登临绝巅,万死不辞!”

便是方南、绝无神、胡桓三人,也受气氛影响,单膝跪地,双手捧刀:“卑职,愿随大人扬刀天下,登临绝巅,万死不辞!”

紧接着,全场所有的黑衣刀卫全都跪了下来。

“卑职,愿随大人扬刀天下,登临绝巅,万死不辞!”

犹如誓言般的声音汇聚响起,仿若滚滚雷霆般哄传长街,甚至直透寰宇。

仿佛就此宣告天下,一个可怕的组织,就此诞生了!

这个组织的人,虽然全都是锦衣卫,但他们……

却不仅仅只是锦衣卫!

……

翌日,天光大亮。

顾凤青权掌锦衣卫,成为指挥使的消息就传遍了整座京师,甚至在一只只信鸽、一匹匹快马的离京之下,正在以飞快的速度,传遍整个天下。

锦衣卫内大为震动,人人皆惊。

当然,这主要是南镇抚司。

据说顾凤青暂代指挥使的消息传开之后,南镇抚司诸位千户尽皆惶恐不可终日。

指挥同知李季同更是在家里大发雷霆,气急攻心之下一连摔碎了不少前朝古董。

而紧随其后,就再也没有消息。

任是谁都找不到了。

有人说他终日离家,出门买醉。

也有人说他躲到西厂去了。

流言纷飞,但观望的都明白了。

这李季同啊,是要倒霉喽!

“可怜的李大人,自从被那顾凤青踩在脚下之后,就一直想要报仇,可谁曾想,人家踩了他转头就权掌北镇抚司,甚至现在都成了他的顶头上司!”

“这下好了,想报仇都没机会,甚至还要躲起来!”

“也难怪李大人不见人影了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