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夜,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。

当朝信王被杀,西厂大督主刘瑾几乎下狱,锦衣卫被镇抚使顾凤青暂代指挥使一职……一桩桩,一件件,但难度拎出来,都是足以轰动天下的大事,足以铭记在史书之中。

在信王府前的这一晚,直到皇帝阴沉着脸回宫,各大势力相继退去,这一夜的喧闹,才终于落下帷幕。

作为唯一的胜利者,顾凤青带着麾下众多锦衣卫,目视所有人一一离开之后,这才吩咐下去,收拾残局。

“看刘瑾走的时候,那眼神……啧啧,我张这么大,还从未艰难过这么复杂的眼神呢!”

应含光满面红光的走到顾凤青的身边,脸上的喜色毫不掩饰:“大人,经此一事,西厂的人再见到咱们,怕是都得夹着尾巴跑路吧!”

“也有可能半夜潜进你家,把你装进麻袋乱刀分尸!”

郭心远也笑着走过来,说道。

应含光不屑道:“那他们也得有这个本事!”

“不能大意!”

旁边的胡桓脸上没有丝毫喜色,反而露出一丝警惕,说道:“经此一事,西厂、东厂、内阁、天下第一楼必然将我们锦衣卫视为头号大敌,甚至有可能联手,压制我们壮大!”

胡桓作为一名混迹锦衣卫数十年的人,局势自然是看的透彻。

“不是压制!”

楚休闻言冷笑道:“只要有机会,他们会将锦衣卫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!”

闻言,众人皆是点头。

这一点,他们自然是明白。

应含光也明白,但他却并不担心,反而瞥了众人一眼,道:“你们还真是杞人忧天,咱们锦衣卫有大人统领,略施小计便将各大势力玩弄于股掌之中,还会怕他们联手?”

“依我看,大人早已经胸有成竹,迟早会将他们几方势力全部铲除!”

“让咱们锦衣卫,真正的悬刀天下!”

应含光朗声说道。

而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点头,显然很是赞同。

随后便全部将目光汇聚在顾凤青的身上,脸上的担忧之色尽去。

到了这个时候,无论原本就是锦衣卫的郭心远等人,还是被顾凤青半路胁迫加入锦衣卫的楚休和绝无神,都已经对这个仿佛无所不能的顾大人,产生了近乎本能的信任和敬畏。

已经壮大到三百余人,并且今夜赶来执行任务的黑衣刀卫,也都露出了同样的表情。

只要有大人在,锦衣卫,谁人敢惹?!

然而顾凤青听了,却脸色一冷。

“所有的阴谋诡计、人心算计,都只是因为自身实力不足!”

“如果锦衣卫的实力足够强大,别说这四方势力中的任意一个,便是他们当真全部联手,绣春刀下,也照样能杀他个血流成河!”

“所以此刻,你们应该做的只有一件事——提升自己的实力!”

“身为刀客,只要足够强大,你们手中的刀,便能斩碎一切!”

“便能无敌!”

顾凤青掷地有声,声音当中带着刺骨的寒意,激荡在全场每一名锦衣卫的耳中。

却犹如一个惊雷般,炸响在他们心中。

霎时间,数百人心神剧颤。

刚刚涌现出的得意之色,也瞬间消失殆尽。

绝无神听了这话,更是浑身颤抖起来。

“大人之言,当真是振聋发聩!”

“想当初,朱永昌老谋深算、心沉似海,派人算计我,当日卑职只觉得惶惶不可终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