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城郊外,一处不知名的小院前。

顺着名帖上的地址,顾凤青带着绝无神和方南,三人一起来到了这里。

但见此处风景秀丽,不远处是座小山,虽不高,但树木幽深,只是因已深秋,草木凋谢,有着肃杀之意。

屋前有条小溪,虽不宽,但清澈见底,偶尔能见肥美的河鱼从溪底游过,时不时甩尾转向,颇为雅致。

“这位指挥使大人隐居的地方倒是颇为清净!”

望着周围的景致,顾凤青笑道:“只可惜……”

“身在江湖,位列朝堂,又怎可能事事不插手,万事全不管呢?”

“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!”

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,顾凤青径直上前,正欲扣门,忽而看到柴门忽然无风自动,自己打开。

见状,顾凤青目光一凝,身后的方南和绝无神更是不自觉的把手放在了刀柄上。

“大人……”

绝无神眼神闪烁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。

“无妨!”

顾凤青摆摆手,止住了他们要说的话:“你们且在此等候!”

说罢,便径直一个人进去了!

院子并不大,和院外也只是一道院墙之隔,可当顾凤青走进之后,却感觉这院中和院外,似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氛围。

这种感觉,无法用言语形容,但却可以清晰的感应。

如果强行用言语形容的话,就好像是……

就好像从一个天地,猛然扎进了另外一个天地。

顾凤青微微皱眉,颇为不适。

体内的真气也不自觉的运转了起来,刀窍之中,更是有着刀气震颤,似要破体而出。

强行压下这股不适,顾凤青举目望去,这才发现院中一颗枣树下,石桌前,竟然坐着一名男子。

望见此人,他顿时悚然一惊。

他目光可以望见此人,但在感应中,却探查不到任何异样!

更为重要的是,此人虽然只是简单的坐在那里,可在顾凤青看来,却恍若和周遭融为一体。

在感应中,他就仿佛……仿佛本就是石桌、石椅、老枣树!

可在感应中,他分明就是一个人!

一个活生生的人!

“很强!”

“非常强!”

蓦然,顾凤青的心中,也兀自浮现出这个念头。

此刻,他终于理解了先前胡桓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这个人……

真的很怪异!

心中警兆狂生,更是有一丝丝的恐惧从心底深处衍生出来。

这更不正常!

哪怕是与东厂魏忠贤、曹正淳,西厂刘瑾、鱼朝恩、雨正初以及武威郡王朱永昌等人当面,他也不曾有过任何恐惧。

可此刻……

这丝恐怖,并不由他自己所控制,而是在看到此人之时,就自然而然的产生出来。

“这个人,很危险!”

“如果他出手,我可能毫无还手之力!”

脑海中浮现这个念头,顾凤青深吸了一口气,强行压下内心的不安,可手……还是不自觉的握紧了腰间所配的绣春刀。

就在此时,那人却说话了。

对着顾凤青伸出手,笑道:“坐!”

顺着他的示意,顾凤青来到石桌前,坐在石椅上。

此人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顾凤青,片刻后点了点头:“果真是仪表堂堂,相貌不凡,锦衣卫出了你这等人才,真是我大夏之福!”

“当不得指挥使大人称赞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