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人在外面吵吵闹闹?”

因为数百人齐声大喊,声势惊人,终于也吸引到了正在许府内搜刮财务的东厂主事人的注意力。

只见从许府内传来一声尖细的声音,紧接着,数名身着太监服饰的人走了出来。

“东厂办事,闲杂人等退避!”

“你们锦衣卫围在这里干什么?是想要造反吗?”

其中一名太监,脸色阴沉,张口就是一顶大帽子扣上来。

伴随着他的声音落下,围住许府的上百名东厂番子便同时将火把扔到半空,下一刻,一柄柄锋利的长刀同时出鞘,在火光的照耀下,闪烁着阴冷的气息。

这一刻,沉默多时的东厂番子,展现出了远超锦衣卫的素质和纪律。

这种令行禁止,几乎堪比军伍。

“顾大人,你带着这么多锦衣卫这是何意?”

“你初掌北镇抚司,不忙着掌控内部,这个时候带人来,莫非也是想要这许府的财务?”

这时,其中为首的一名身着东厂服饰的人,忽然开口说话。

他声音浑厚,倒不像是太监那般声音尖锐阴沉,反而还带着一丝磁性。

“孙吉?孙领班?!”

见到说话的人,胡桓顿时大惊失色,声音中更是带着不可置信之色:“东厂竟然派他来查封许正清的财务?!”

由不得他不惊讶。

作为当今京师最大的势力,谁也不知道东厂里到底有多少人,更是不知道东厂里有多少高手,这无疑会让各方势力忌惮不已。

简单的来说,东厂之所以令人畏惧如斯,就是因为未知。

没人知道魏忠贤、曹正淳手下有多少强者!

没人知道他们手下到底都有多少势力!

而摆在明面上,世人仅知道的,则是东厂曹正淳手里有黑衣箭队,而魏忠贤却有直属卫队。

直属卫队有千人,是从全东厂里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,每一个都是训练有素、实力强悍,分则单刀杀敌,合则刀阵合击,在京城之中、尤其是各方势力当中,颇有凶名。

直属卫队由掌班率领,麾下十名领班,而眼前这个孙吉,就是魏忠贤直属卫队中的其中一名领班!

胡桓怎么也没有想到,抄许正清家这样的小事,居然还出动了魏忠贤的直属卫队!

而且还是一个百人队!

许正清的家里,到底藏着多少财富?

胡桓不清楚。

面对孙吉的说话,顾凤青也没有多说废话,只是瞥了一眼孙吉,随即冷声道:“拔刀!”

话音既落——

“锵!锵!锵!”

数百名锦衣卫,竟然下意识的同时拔刀出鞘。

绣春刀寒光闪烁,在火光照耀下,闪烁着无穷寒意。

“锦衣卫敢对东厂拔刀?简直不知死活!”

“刀阵!”

许府门口的孙吉见状,仿佛看见了什么极为可笑的事情一般,下意识的不屑冷哼。

而随着他的话音一落,百余名东厂番子几乎同时踩在地面上,借力狂冲而出,百余名番子,手中百余柄长刀颤动呼啸,隐隐形成一个刀阵,以孙吉为中心,将其环绕其中。

刹那间,杀意弥漫,刀势锋芒,带着一股似可斩杀一切的锋芒与森然!

“顾大人,若是你再不退去,等我东厂刀阵一成,倒是你便是想走,也走不掉了!”

孙吉面露狞笑,眼神锁定顾凤青,与其手中的长刀一般,都带着毫不掩饰的森冷杀意。

面对孙吉的话,顾凤青嘴角冷笑,瞥了一眼东厂番子所组成的刀阵,淡声道:“就凭这些,也敢称刀阵?”

“你知道……什么叫做刀吗?”

一言既出,还不等孙吉做出反应,顾凤青忽然大喝一声:“锦衣卫听令!”

“随我出刀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