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行了十数日,顾凤青一行队伍终于是抵达了直隶保定府。

距离京城已然不远了。

只是,在抵达保定府之后,顾凤青却并没有径直的沿着官道朝着京城的方向而去,而是让郭心远、楚休带着一众锦衣卫护送钦差和押解誉王。

至于他自己,则是带着胡桓以及郭心远、应含光、方南和三十余名锦衣卫改道一个县道。

保定府,有一座毫不起眼的小镇。

这座小镇偏僻而又穷苦,穷到既没有当官的来捞油水,也没有贼盗匪寇大驾光临,甚至就连县城里那些小吏平日里都懒得来这里。

所以当顾凤青带着三十余名锦衣卫行进约半个时辰左右抵达这里时,整个小镇都沸腾了。

当然不是夹道欢迎。

而是如避蛇蝎,畏之如虎。

纵然是在这种偏僻的地方,消息蔽塞如斯,可这里的人还是知道锦衣卫的威名!

甚至其凶名,比之外间消息流通的地方还要更加恐怖。

毕竟此间消息不同,他们也不知现如今锦衣卫落魄,只是祖祖辈辈说下来,心中都对锦衣卫畏惧如斯。

“锦衣卫办事,闲杂人等退避!”

应含光带着十余名锦衣卫在前头开路,所过之处,镇上的百姓无不是快速避让。

街道两边做生意的小贩,更是纷纷低下头颅,不敢多看一眼。

方南此前久居江湖,自然是见过锦衣卫飞扬跋扈的场面,然而此刻,作为锦衣卫的一份子,他却再无以往那种不屑的感觉,反而真切的领略到了——

权利的可怕!

这一瞬间,方南似乎隐隐约约就明白了,为何顾凤青这样实力高强的人不在江湖上扬名立万,反而进了锦衣卫这种朝廷机构,而胡桓、郭心远这些人,更是一直在朝廷里、锦衣卫里打滚。

“顾大人说的不错,朝廷……就是世上最大、最强的帮派!”

眼中露出思索之时,众锦衣卫已经来到了一处小小的屠宰摊前。

别的屠宰摊子大都苍蝇横飞,可眼前这个屠宰摊,虽不算非常干净,但却毫无蚊蝇,细细品味下,竟然还能感觉到一丝特殊的韵律。

“大人,应当就是这儿了!”

胡桓轻声说道。

顾凤青微微颔首,看着站在屠宰摊前那名低眉顺眼的屠夫,仔细的凝望着他。

似乎是被顾凤青的目光盯着有些不舒服,这屠夫浑身颤抖,结结巴巴道:“各,各位大,大爷,小,小人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顿时就嘎然而止。

因为……

顾凤青打断了他,并且笑着说了一句话——

“绝无神,久仰大名了!”

方南身形剧颤。

眼前这个身躯壮硕,可头发却杂乱,胡子拉碴,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屠夫,竟然是传说中一代刀法名家——绝无神?!

他瞬间瞪大了双眼,脸上更是露出一抹震撼与狐疑——顾大人,是不是认错人了?!

听说此人以一手断情斩威震江湖,从断情山庄破门而出后,三月之内连挑二十九名地榜天骄,更是嗜杀成性、残忍暴戾、杀人无数,江湖上无不是在震惊之余且欲除之而后快!

可此后,此人就销声匿迹。

江湖传闻,此人似被人所打败,后来绝口不提断情刀法,江湖上也再无消息,难不成,竟然隐居在这个偏僻的小镇里贩卖猪肉?!

“这怎么可能?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