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城灵济宫外,有一个并不起眼的建筑。

从外间看去,这间建筑被包围在层层院墙之中,院子里有几间普通院子,完全没有任何奇异的地方。

若真要找点特殊之处的话,就是院墙内并没有多少树木,却隔着老远,就能感觉到一股阴冷气息扑面而来。

这里是旧灰厂,现在的西厂厂署总部。

西厂成立不过几十年,前后至今不过两任提督,但因为先皇信任,准许西厂从锦衣卫中选拔人手,随后这些人在自行选置部下,所以短短时日,西厂就权柄大增,人员众多。

其势力,甚至一度超过了成立百五十年的东厂。

如今,现任西厂督主刘瑾,二督主雨正初,三督主鱼朝恩分别落座在屋内。

“锦衣卫里那个叫顾凤青的,不过是个区区百户,未曾想竟然得了陛下看中,现在又立此大功!”

二督主雨正初捧着茶杯轻轻吹气,用尖细的声音说道:“最可恨的是,此子狂妄无端,明知南镇抚司是我西厂麾下,竟还毫不客气,连我那义子都被他踩在脚下!”

“督主何不派人将其料理了?”

这话,自然是对大督主刘瑾说的。

“呵呵……”

刘瑾阴沉一笑,表情看不出喜怒,瞥了他一眼:“他现在可不仅仅是个百户,如今名声都传到皇上耳中,让陛下宣旨进京,看这样子,皇上怕是要重用他,来对付西厂和内阁……”

“咱们皇上虽然年轻,可不是真的昏庸无能啊!”

这话说出,屋子内陷入了短暂的寂静。

原本一直不言不语的三督主鱼朝恩却忽然说道:“督主,区区一个百户,咱们是不是太过重视了?他还能翻天了不成?!”

“翻天倒不至于!”

刘瑾道:“不过锦衣卫是天子亲军,给他封个什么官,还不是皇上说了算!指不定让他直接权掌北镇抚司呢!”

“以此子的行事风格,一旦他得了势,恐怕将会更加变本加厉,对我西厂而言,则是愈加不妙!”

“这不可能吧!”

雨正初、鱼朝恩对视一眼,有些不可思议。

皇上就算在如何急着压制东西二厂和内阁,也不至于让区区一个锦衣卫百户,一跃成为北镇抚司头号人物吧?!

更何况,现如今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可还有人坐着呢!

如此想着,雨正初、鱼朝恩都觉得刘瑾有些大惊小怪了。

然而,他们却没有想到,刘瑾对其的重视,却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。

“我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……”

他看着外间,目光悠远,似愣神,又似隔着虚空看到遥远之处:“若是我们之前猜测为真,那顾凤青先前大闹南镇抚司,真是早有预谋,将我们所有人包括皇上都算计在内的话……”

“那么,这个人的可怕,将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!”

“而他对我们的危害,甚至不下于东厂和威武郡王!”

此言一出,雨正初、鱼朝恩悚然一惊。

两大太监身躯齐齐一震,下意识就想要反驳,可却在转瞬间惊骇的发现——

刘瑾之言,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!

之前在皇宫里,他们也曾有过这个猜测!

那么……这个顾凤青到底只是胆大包天、恣意妄为,还是真的心沉似海?!

“不管如何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