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宅。

厨娘送上来饭食,顾凤青和小一伊一起吃着。

顾凤青吃饭很慢,每一口饭食到嘴里都要细嚼慢咽,仔细品味食物中的味道,这才咽下去。

而黑瘦小侍女吃饭却很快,狼吞虎咽似的,且饭量也大。

顾凤青一碗饭没吃完,小侍女就已经连吃了三碗。

看着对方依旧皮包骨头一般的身躯,顾凤青真是不知道,她吃饭得来的营养到底都跑哪去了!

按理来说,这么吃一个人,换做常人早就已经胖起来了!

可小侍女依旧如初见时那样,瘦骨嶙峋。

摇了摇头不做他想,顾凤青吃下两碗饭,又啃了一些肉食,看着还在奋力拔饭仿佛永远吃不饱的小侍女,笑着说道:“我吃完了!你慢慢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“吃完记得早点休息!”

说罢,顾凤青起身离桌,朝着自己卧室走去。

看着顾凤青离开,小侍女抬起头,呆滞的双眼中略微带了一些神采,望着其背影愣愣出神。

但这神采很快就消散,她低下头,继续和碗中的食物奋战。

……

夜晚,顾凤青洗漱了一番,随后就打开窗户。

明月如玉盘,光芒皎洁,照耀在身上,仿佛萦绕着一层银色光晕。

躺在床上,特意将挂在胸口的‘如梦令’拿出来,握在手心,缓缓的吸了一口气,随后闭上了双目。

良久。

夜半时分,一道月华忽然落下,径直朝着屋内射去,透过窗户,落在‘如梦令’上。

如梦令顿时散发光泽,月光照耀,仿佛披上了一次银纱,竟自顾凤青手中挣脱开来,悬浮在胸口三寸位置。

光芒吞吐,带着神秘的意味。

而在顾凤青这边,昏昏沉沉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似是一瞬,又似许久。

当如梦令发生异变之时,他也同一时间‘张开了双眼’。

这并不是现实中睁开双眼,而是在梦里睁开了眼睛。

看到了眼前的场景。

和初次梦中所见的场景一样,没有任何变化。

一片朦胧的空间,没有任何物体,只有底部有一片类似水坑一样的东西,除此之外,四周一片朦胧。

他依旧和此前一样,不能随意走动,只能看到、感受到,却不能触摸到。

这一次早有准备,虽然依旧不能动,但不妨碍顾凤青用眼睛打量周围的一切。

水坑位置没有什么奇特,就是一个简单的凹坑,而除此之外,朦胧区域也仔细打量,

明明朦胧,看似只要仔细看就能看透,可无论顾凤青如何看去,就仿佛是雾里看花,完全看不到朦胧之外的景象。

就仿佛……

这朦胧将他和之外分隔成了两个世界!

打量了一圈,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。

顾凤青收回了目光,恰在此时,空间内忽然洒下一片银白,随后投注到水坑上。

波光粼粼,仿佛湖水一般。

接下来就跟第一次一样,湖水上方,出现了一道金色光芒,光芒之中有着小人在动。

他心知这是奇遇,是以当下收敛心神,仔细观摩。

结果这一看却发现,这一次湖水投映的小人,所演示的功法,完全换了!

不再是‘蚀月三杀’,而是完全变了一个武学!

一个崭新的武学!

似乎是……

锻体法?

顾凤青皱起眉头,看着这小人正在演练着,一招一式……

看着看着,他突然发现不对了。

“这不是锻体法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